字號:

流量歌手想“出圈” 需要离开舒适区且更努力

流量歌手想“出圈” 需要离开舒适区且更努力

2019年11月07日 09:20 來源:新京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娛情分析】

  11月5日淩晨1點47分,黃子韬發布了一條微博稱“做音樂這麽久,付出那麽多,沒一首出圈的歌兒我對不起我自己。”盡管他隨後刪除了這條微博,但這次感歎依然引起了不小的討論。

  作爲“流量明星”的代表,其實不光是黃子韬,EXO歸國四子中加起來算得上“出圈”的作品可能僅有一首《大碗寬面》。對比他們驚人的各項數據,不禁令人疑惑:爲什麽“流量明星”或者說“偶像”幾乎沒有能在大衆層面受到喜愛的作品?

  尽管原因各有不同,但“出不了圈”在國內偶像的作品中确实是个普遍现象。如果从更宏观一点的视角去审视,实际上偶像们的歌无法“出圈”也很正常,因为在目前的流行文化工业中,“偶像”和“歌手”实际上已经是两个不同的职业。对于传统意义上的歌手来说,想要在行业中立足,除了推出词曲过硬、演唱精湛的作品之外别无他途。这使得他们必须在选曲、创作、演唱中投入更多的精力。但偶像则是一个综合性的职业,他们可能因为各种原因收获人气。这个原因可能是在早先组合中推出的作品,可能是综艺,可能是影视,甚至可能只是作为模特的一两张照片。

  與歌手以“作品”作爲商品不同,偶像本身就是商品。偶像的受衆會因爲某一方面的原因而對其推出的所有作品照單全收。如果說歌手的職業目標是“無論如何推出能夠打動人的歌曲”的話,那麽偶像的職業目標則是“在有人氣的時間裏盡量推出更多的作品”。因爲“出圈”不是他們的主要訴求,他們既有的粉絲已經能夠維持這個偶像的運營。而如果因爲花時間去打磨作品而令偶像的人氣有所冷卻,那麽新的偶像就可能蠶食掉他們原本的受衆。那麽這就沒有必要,甚至是有害的。

  另一方面,盡管偶像們擁有傲人的流量,但這並不代表他們擁有真正的“國民度”。粉絲會自發地運營數據和過量購買商品來營造藝人很紅的表象,某個偶像團體的粉絲曾曬出過一人買了100張數字唱片的收據截圖,那麽以此倒推,偶像們的真正受衆人數往往也就只有顯示數字的幾十乃至上百分之一。那麽這個人數放在中國14億人口的基數中當然不會有“出圈”的效果。數字真正蒙蔽的往往是藝人本身,在這種人氣高漲的幻覺之中,他們有時會失去精進業務的動力。

  偶像們的粉絲群體和真正的普羅大衆之間存在著難以消除的壁壘。大衆對偶像藝人存有偏見,粉絲也希望通過追一個新潮酷炫的星和其他人拉開差別。那麽偶像們的作品必然要對粉絲有所迎合,所以他們大量使用外國制作人,采取前衛的曲風。那麽這樣的作品除了令粉絲産生“我懂得欣賞這樣的音樂我好厲害”的優越感之外,對于其他聽衆必然是缺乏吸引力。偶像及其消費者之間形成了一種産業上的閉環,直到偶像的人氣漸漸散去。某種程度上,這個難以突破的“圈”正是偶像及其粉絲們共同營造的。

  在大衆市場上,流量的狂熱正在逐漸散去。歌手需要唱功,演員需要演技的准繩始終是不會改變的。偶像藝人走紅之後,需要在人氣下降之前不斷地工作,他們在出道後能沈澱下來提升業務能力的時間並不多。在如今的偶像産業模式下,他們的付出往往是消耗式的付出,只是單純地將時間和精力換成營收。筆者在采訪某位近期極具人氣的女性偶像時,她表示自己在錄制新歌前花了“好幾天的時間”去學習R&B的唱法,仿佛這已經是很長的時間了。但這樣的學習和練習量其實完全不夠,所以呈現在作品中的效果也非常平淡。無論粉絲認爲他們有多努力,實際上無法改變他們作爲商品被過度消費而沒有時間去提升自己的唏噓事實。

  黃子韬産生了對于“出圈”的要求,表明偶像藝人們從感性上對于提升自己的藝術水准,離開粉絲們營造的溫室産生了一定的要求,這是很好的事情。但現實一點說,他們需要比一般歌手付出更多的努力來離開自己的舒適區,除了大量的學習和思考,更要克服資本的剝削和人性的弱點。無論如何,道阻且長。

  □優作(樂評人)

【編輯:郭澤華】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複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