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號:

“59元就能買到的快樂,你買不買?” 迷恋盲盒的年轻人

“59元就能買到的快樂,你買不買?” 迷恋盲盒的年轻人

2019年11月07日 07:32 來源:澎湃新聞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迷戀盲盒的年輕人

  一只拉布布(labubu)迷你系列二代大隱藏“豆豆眼”,讓大熊(化名)從最初的狂熱陷入一種求而不得的無力感。

  這是一只方臉大頭公仔,全身藍白配色的娃娃。今年8月初,大熊在北京潮流玩具展上成功“種草”三只拉布布展會限量款,他形容跟拉布布的感情爲“遇到了初戀”。

  左一为拉布布大隐藏“豆豆眼”,其他为拉布布迷你系列2代。來源:受访者提供一个月时间内,大熊为了抽中这一只隐藏款 “豆豆眼”,花费近万元。他说自己抽“豆豆眼”的感觉“上了头”,停不下来。最疯狂的一次,大熊一次性将盲盒抽盒机里的拉布布全部清空。

  盲盒的概念最初源自日本的扭蛋,指裝有不同公仔手辦、外包裝上沒有任何款式提醒的盒裝玩具,購買者在拆封之前永遠不知道盒子裏裝的是什麽,剛開始“入坑”的玩家被這種未知感吸引。

  今年28歲的大熊自稱自己還是一個“寶寶”,跟媽媽住在家裏,不想買房、也不追求車,目前最大的愛好是抽盲盒。

  “59元就能買到的快樂,你買不買?”

  10月12日周六,上海松江区九亭镇一家购物商场里,大熊正带着自己的6位娃友在“扫店”。 在娃友眼中,“扫店”不仅是新手娃友认识盲盒最有效的方式,也能让娃友们互相交流盲抽经验。

  今年9月底,大熊刚从上一份工作离职,现在他是一位酒店试睡员,平日利用业余时间将自己买盲盒、旅游的过程制作成視頻博客发在社交平台上,目前他在某网络社区平台内已分享了756个視頻圖片分享内容,粉丝有6658个。

  在关注大熊的娃友眼中,他是一个“憨态可掬”“萌萌的”視頻博主,他身高近1米85,体形较壮,酷爱穿有玩偶图案的潮牌T袖。

  剛入坑盲盒近三個月,大熊笑稱自己成了專業的盲盒導購員。他站在一位剛入坑的“萌新”玩家身旁,指導新人玩家嘗試親捏兩側、上下搖盒後,指著櫥窗裏的展示娃娃告訴這位新玩家:“只要59元!你可能就抽中了你喜歡的娃娃呢?”

  “買不買?”

  “這有什麽不好確定的?缺這59嗎?不缺?買就好了。”周圍的娃友回應。

  在泡泡玛特店内,大熊一边跟娃友们交流,一边拍摄娃友抽盲盒的经历。澎湃新聞记者 喻琰 摄

  在娃友們的好奇與期待中,有玩家當天忍不住一口氣買了7個盲盒娃娃,當面拆給娃友們看,還有的玩家直接整盒12個一次端掉。有娃友認爲,新人入坑必須先從盲抽開始,這樣才是娃友們互相結緣認識的開始。

  快樂刺激是這些娃友們買盲盒的最大理由。一個主題系列的盲盒娃娃有12只,單只價格定價從39元到69元不等,玩家可以在店內、盲盒抽盒機上盲抽自己任意喜歡的系列。放在玻璃櫃裏展示的形態不一、造型各異的娃娃,吸引著不同年齡層次的娃友,但要得到心儀的娃娃,需要依靠運氣。

  2018年冬天,26歲的林曉(化名)在北京路過商場時看到海報上粉紅色的畢奇娃娃,從此無法自拔。

  她有5年“玩娃”經曆,自稱入坑盲盒之前,是專業娃娃機和潮流玩具玩家。在過去的兩年時間裏,林曉家裏收集了400多只盲盒娃娃,花費上萬元。

  林曉認爲自己是一位理性玩家,“只買自己喜歡的系列,不盲目。”而她身邊不乏三天“入坑”,就花費上萬元的“瘋狂玩家”。

  她總結了身邊玩盲盒的玩家特質:基本自己都有固定工作,“不可能完全靠爸媽買娃娃”;跟她一樣有收集癖,“小時候就喜歡收集郵票、娃娃”;除了玩盲盒,大部分的人也都愛其他潮流玩具,最關鍵的一點——對新鮮事物好奇,能夠“發自內心關注到每個娃娃新出的設計亮點”。

  年輕人對盲盒的狂熱已經形成一種風潮。

  2019年8月天貓發布的《95後玩家剁手力榜單》顯示,單是在天貓上,就有近20萬消費者每年花費2萬多元在盲盒上,甚至有人一年耗資百萬。

  “寶寶”的世界沒有壓力

  接受澎湃新聞采访的玩家们,都会习惯性地将娃娃唤做“宝宝”。在林晓北京租住的家中,客厅里空置的一面墙架上放置着她400多只“宝宝”。

  每個“寶寶”的長相都不一樣。同款相似的樣貌下,如果細心觀察,每只都有自己的特點。以拉布布迷你二代系列爲例,不變的是長長的耳朵和露出嘴外尖細的牙齒,在這之外,通體金色拉布布叫做“金閃”,它的眼睛直視著前方,而通體黑色的“黑閃”眼睛則朝右下角看。還有的娃娃在設計上有巧思,“比如拉布布二代小隱藏,頭上會多有一只犄角,還有一只小尾巴。”

林晓北京的家中部分娃娃。來源:受访者林晓提供

  2019年初,林曉在北京工作的第五年,由于白天設計工作壓力大,經常淩晨回家的她陷入抑郁狀態。最開始是睡眠失控,漸漸發展到對外部世界提不起興趣。狀態極差的情況下,林曉服用的抗抑郁藥物鹽酸舍曲林片,一天的用量會由一粒半增加到四粒,“經常會莫名其妙流眼淚”,男友不在一旁陪伴,她無法入睡,只能一人在床上保持清醒至下半夜。

  淩晨2點左右,爲了緩解焦慮,林曉會在睡不著的時候走進客廳看一看,擦一擦400多個寶寶,每個寶寶都有喜歡的理由和故事。

  讓她入坑的是畢奇泡泡圈系列,她到現在還記得首次看到的海報上畢奇的樣子,全身馬卡龍色,帶著遊泳圈,圓圓的身形看起來毫無攻擊性,能夠從心理上能治愈自己。之後只要畢奇出了新款,她都會直接端一整盒。

  畢奇的黑夜精靈款,閉著眼睛、通體黑色的“她”背後有一只粉紅色的星星。畢奇太空奇異世界藍色系列,林曉曾花了兩個下午的時間爲12只“寶寶”制作太空背景板、搭配物件,目的就是爲了讓“寶寶”有一個生活場景,不枯燥。

毕奇的睡眠精灵系列,右一为黑夜精灵。澎湃新聞记者 喻琰 摄

  一個個“寶寶”挨個擦過去,時間已經到了淩晨近5點,林曉找到身體上的疲憊感,決定入睡,盡管上午9點鍾又要開始進入工作狀態。

  “並不是說我們性格孤僻,娃娃只是我們情緒發泄的一個出口。”大熊理解林曉對“寶寶”的態度。2019年8月9日,兩人經某網絡社區平台的推薦認識後,會互相交流分享抽盲盒的經曆。

  與讓林曉入坑的畢奇外形不同,大熊最愛自己的初戀“寶寶”拉布布,長耳朵,牙齒尖尖的,外表看起來亦正亦邪。2015年設計師龍家升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解讀設計理念:“拉布布的樣子雖然看起來邪惡而且鬼鬼祟祟,但內心其實很善良,或許很多人看到拉布布引起心裏的共鳴,找到自己內心正在消逝的童趣。”

  大熊贊同設計師對拉布布的解讀,1991年出生的他已工作6年,認爲自己也是一個“寶寶”。

  2013年从大学毕业后,他在汽車行业工作,六年里前后经历过公关、市场类岗位,2019年9月底辞职之前,他在一家互联网初创公司工作,薪资达到月薪4万,职场头衔是公关经理。

  他称自己依然在成人社會的法则外保持一份“真”,但凡工作不开心到难以承受的节点,“直接裸辞,绝不会有骑驴找马的心态。”

  家中客厅里整齐摆放着400多只娃娃,有时大熊的母亲不理解,为什么一个男生会喜欢这么娘的东西? 大熊无奈,“房子、车子并不是我的爱好。”

  在大熊看来,娃娃的世界更让人快乐。没有成年人的规则,没有社會上的无奈,娃娃不会催着人还房贷,不会去想同事和老板的压力。“类似我嫁不嫁得出去,我出门有没有化妆,够不够漂亮?这些问题,宝宝不会问你。”

  鏡頭之外,大熊也盡可能讓“寶寶”最大程度融入他的生活,他帶“寶寶”去喝下午茶,和朋友吃飯時,“寶寶”也在一旁。有時下午茶的主題風格是馬卡龍色,大熊會提前挑選好馬卡龍配色的“寶寶”,跟它們一起拍照。他認爲這很有儀式感,可以通過“寶寶”結緣新的娃友。

  爲了准備10月12日晚上的娃友交流會,出發前,大熊選了8只娃娃,每一只娃娃都用紙巾仔細包裹好放進包裏。

  8只娃娃整體搭配色彩爲綠色,其中有三只是已經絕版的拉布布一代、三只拉布布迷你系列二代,還有一只他托朋友在日本東京某交易平台上競拍,最終以成交價格1500元才得到的2017年東京展會限量版“歐若拉”。

大熊出门前带的八只娃娃,中间一只为“欧若拉”。澎湃新聞记者 喻琰 摄

  “歐若拉”右眼上有著四葉草圖案,大熊的這只外形上已有輕微劃痕,他多抽了六七張紙巾將這只額外包好。

  “赌徒心态 ”

  玩家們默認只有1/144的幾率能夠抽中盲盒裏的隱藏款。

  林曉猜測,一整盒裏有12個單盒,一整箱裏有12個整盒,一整箱中必有一個隱藏,因此抽到盲盒隱藏款的概率是1/144。

  “這就是賭博”,剛開始入坑,林曉被抽盲盒的未知感所吸引,“總認爲下一個就是隱藏,沒有錢了,我還要去賭。”如今,林曉在北京的工資每個月能穩定在1.5萬元左右,現在看到畢奇出新款,她直接選擇不盲抽,花708元直接把一整盒抱回家。

  由于隱藏款的稀有,玩家抽中的快樂會被成倍地放大。

  10月12日晚,娃友交流会的前半场,刚刚端了一整箱盲盒的玩家成为娃友们讨论的主题。 一整箱花费8496元,最终这位玩家如愿得到一只拉布布运动系列隐藏款“游泳”。

  它身穿粉紅色的泳衣,佩戴紫色的泳鏡和黃色的遊泳圈,出現在玩家面前時,周圍的娃娃成爲拍照的配飾,它擺在正中間,給玩家拍照合影。

拉布布运动系列隐藏款“游泳”,玩家用8496元买到它。澎湃新聞记者 喻琰 摄

  “你看,多好看啊,有收藏價值!”“你對它尊重點。”在主人看來,運動系列的這只隱藏款“遊泳”獨特點除了配色和代表著愛和正義之外,還有關鍵的一點:日後它可能會有更高的收藏價值。

  娃友們在合照、擺拍這款拉布布“遊泳”時,大熊在一旁觀看,過去一個月裏他也曾爲一只拉布布迷你系列二代隱藏款“豆豆眼”瘋狂過。

  “豆豆眼”是一只方脸大头公仔、全身蓝白配色的娃娃。玩家介绍,这只独特点在于它是韩国的黏黏怪物研究所SML(Sticky Monster Lab,简称SML)合作款,在某二手交易平台上,豆豆眼单只价格已经炒至1300元。

  大熊執著于這只“豆豆眼”,他觀察到這只隱藏款頭部較寬,別的玩家也能輕易通過盲抽抽中,萬一自己也能抽中呢?

  上瘾之後,大熊一天能把盲盒抽盒機裏的拉布布系列全部抽空,最多的一次一天抽了五六十只帶回家,直到發現家中整齊擺放的基本款“綠透”有156只時,他開始意識到自己盲抽的行爲必須停止。

  “爲什麽別人抽得中,我就抽不中?”大熊覺得自己陷入賭徒心態,他拒絕向二手平台上高價求娃,也拒絕從娃友手中交換,他說自己抽中的才是親生的,從別人手中拿是領養的,“我要親生寶寶。”

  大熊幻想得到了這只豆豆眼,會帶著她跟其他拉布布娃娃一起拍照,帶著她一起生活,“陪著我做一切事情”。

  爲何玩家們會如此鍾愛盲盒裏的隱藏款?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楊劍蘭在《科技日報》發文,試圖解釋盲盒上瘾的心理成因。在文章中,楊劍蘭分析盲盒的不確定性提高了期望值,越是不確定越是新鮮刺激,越是未知越有吸引力,其次盲盒的不確定性激發了買家的控制幻覺,買家對抽到特定款或隱藏款有謎之自信,即使概率是隨機的,但買家仍覺得只要再買一個就能抽中。

  楊劍蘭建議,雖然購買盲盒也是一種緩解壓力、收獲快樂的方式,但前提是要理性消費,避免掉進成瘾的人性陷阱裏。

  “瘋狂與理智做鬥爭”

  最開始是癡迷,緊接著崩潰,最後開始看開,“佛系了”。

  大熊把这段一个多月抽拉布布“豆豆眼”的经历拍摄成系列连续剧,总共分为《我去泡泡玛特店上班》《和拉布布二代最后的开箱視頻》《拉布布清空计划隐藏》。三段視頻合集完整地记录了他抽“豆豆眼”的情绪。

  他稱自己選擇記錄的目的在于,“能不能在瘋狂與理智之間做鬥爭。”

  9月9日,最后一集的清仓視頻中,拍摄时间已经是凌晨4点,大熊对着镜头讲述,旁边摆满了成套的拉布布娃娃以及其他毛绒玩具。

  視頻前2分钟,他讲述谢谢网友的支持,讲述自己这么久以来没有抽到隐藏款“豆豆眼”的事实,到了視頻结束最后20秒,陷入长久的沉默。

  “讲不出来”。 上一次这么难过还是因为失恋。只有爱情曾经让他这么投入过,不计回报。录制完最后一集,他决定放下对拉布布二代隐藏款的执念。

  回歸理性後,“不要折磨自己”成爲大熊總結出來的經驗:有充裕的金錢就直接一整盒端,窮,出不起整盒708元的價格就散抽,但不要執著于隱藏款。

  大熊开始把视线转移到更让他快乐的事情上。最近他的社交平台主页分享了与妈妈一起玩盲盒的視頻,妈妈不理解,在念叨“买盲盒还有黄牛?”“天天都玩这些东西,这是小姑娘玩的东西。像发疯一样。”

  視頻的最后,黑色的字幕显示“希望消除偏见,多一些理解和包容。”

  “能不能做到退坑?”記者問。

  林曉說自己目前停不下來,一旦入坑“深似海”,要退坑的話必須要退出與盲盒相關的一切,包括拉黑曾經交流分享過快樂的娃友,“這樣可能會控制住。”

  但为什么要退坑呢? “总有你喜欢的一款,你会爱上她。”林晓说。

  澎湃新聞记者 喻琰 实习生 于洋 郑朕

【編輯:于曉】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複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