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産經| 房産|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台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读不懂”的中国作家殘雪 为何成了诺奖大热门?

2019年10月09日 11:07 來源:揚子晚報 參與互動 

  “读不懂”的中国作家殘雪 为何成了诺奖大热门?

  10月10日,將同時揭曉2018年和2019年的獲獎者,這令2019諾貝爾文學獎備受關注。

  在英國博彩公司NicerOdds給出的2019年文學獎預測名單中,中國作家殘雪、余華、楊煉等榜上有名。其中排名最高的殘雪排第三名,被戲稱爲“萬年陪跑”的村上春樹緊隨其後。這也引發好奇,中國作家殘雪爲何能成爲諾貝爾文學獎大熱門?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记者 张楠

  她的书被抱怨“难读” “天马行空”拒绝了很多读者

  殘雪本名鄧小華,1953年生于長沙。1985年1月,殘雪首次發表小說,至今已有六百萬字作品,被美國和日本文學界認爲是20世紀中葉以來中國文學最具創造性的作家之一。其代表作有《山上的小屋》《黃泥街》《蒼老的浮雲》《五香街》《最後的情人》等。

  不少讀者對殘雪並不了解,讀過她作品的讀者中也有不少表示“難讀”。

  由于签下殘雪所有作品的数字版权,湖南文艺出版社编辑陈小真和殘雪往来不少。尽管大学时就读过殘雪的《山上的小屋》《黄泥街》等中短篇小说以及她的许多访谈和谈论中国文坛的文章,后来也编辑了一百多万字殘雪作品,但陈小真对揚子晚報记者表示,真不敢说读懂殘雪。这与殘雪天马行空的想象、梦呓一般的叙述方式密不可分。故事常常支离破碎,没有任何逻辑性可言。“正是这种天马行空,拒绝了很多读者,也正是因为这种天马行空,造就了殘雪的独一无二。”

  殘雪自己則認爲,不論寫作還是閱讀,都需要具備一定的創作精神。確實自己的作品對閱讀構成挑戰,要有經典文學與哲學的底蘊,還要感覺敏銳,善于思索,自我意識強。“我期待有先鋒精神的讀者,他們有足夠的精神的敏感性,對文學本質的領悟能力高;接受現代意識的素質高;情商性的爆發能力高;創新的渴求程度高,是靈魂文學的愛好者。”

  在國外,她被人們稱作

  “中國的卡夫卡”

  与在國內的情况不同,殘雪和她的作品,在国外产生了较大影响,甚至有“中國的卡夫卡”之誉。近年来,当上世纪80年代“先锋派”作家们纷纷结束实验性的写作,投向现实主义的怀抱后,殘雪仍坚持文学实验。其作品大多描写底层人们充满怪诞的生活体验,其作品兼具东方的美感和西方的精神特质。在国外的文学读者圈子里,她的先锋文学或者实验文学,有非常高的被认可度。她的小说成为美国哈佛、康奈尔、哥伦比亚等大学及日本东京中央大学、国学院大学的文学教材,作品在美国和日本等国多次入选世界优秀小说选集。

  比如日本汉学家近藤直子在东京创办“殘雪研究会”,每年出版两期《殘雪研究》。2015年,殘雪长篇小说《最后的情人》摘得美国最佳翻译图书奖“小说奖”,同年入围2016年度美国纽斯塔特國際文学奖。该奖项常作为诺贝尔文学奖的前奏,被称作“美国的诺贝尔奖”。2019年3月,殘雪凭借长篇小说《新世纪爱情故事》入围國際布克奖长名单。去年11月,该作品出版英译本,随即被美国著名文学杂志《巴黎評論》推介。評論认为,这是殘雪能够受到2019诺贝尔文学奖热门预测青睐的原因。尽管殘雪的创作还大多停留在文学爱好者和研究者的视野中,但这次诺奖热潮,不管殘雪能不能获奖,都将把这一“冷门”中国作家,送入大众视野。

  如何評價自己成爲熱門?

  她自信說這是諾獎的“進步”

  殘雪很少接受采訪,在她看來,創作是孤獨的,而她已經習慣了孤獨。許多人會給她貼上“性格孤傲”和“實驗型女作家”的標簽。

  此次殘雪与加拿大女诗人安妮·卡森、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肯尼亚作家恩古吉·瓦 ·提安哥、俄罗斯女作家柳德米拉·乌利茨卡娅等成为获奖的热门人选,记者也通过出版社了解到,殘雪并不愿意接受采访。

  对此,一般人会表示理解,不接受采访也好,毕竟还没得奖,说什么好呢?记者得到的信息是,殘雪在网上看到消息,对此也感到意外。但她也认为,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标准很多,包括政治、地缘、文学等多重因素,自己从事的文学创作,读者只是很小一个群体,受到关注说明诺奖更加重视文学,特别是高层次文学的价值。随着社會的发展,高层次的写作者、研究者越来越多,读者自然也会越多。这对于个体素质、社會文明而言,都会产生决定性影响。

  殘雪對自己很自信。在她看來,由于自己的文學太超前,不被當下很多讀者所理解,是自然的。她的文學是爲青年人和未來而寫。

  由于殘雪的作品是用直覺寫作,充滿了象征主義,瑞典漢學家、諾獎評委馬悅然,曾贊殘雪是“中國的卡夫卡,甚至比卡夫卡更厲害,是位很特別的作家。”

  有人也許會覺得,自信的殘雪很“狂”。“超越卡夫卡沒什麽大不了的。我那些作品本來就是站在卡夫卡那些實驗文學大師的肩膀上搞出來的。”殘雪認爲,“中國文人之所以喜歡糾纏這類問題,是出于內心的一種深刻的自卑。我不自卑,我對自己的創造十分有信心。”

  小學畢業自學成材

  英文創作談被外媒轉載

  殘雪只有小學學曆,17歲開始參加工作,先後做過銑工、裝配工、赤腳醫生、個體裁縫,但卻通過業余文學創作成爲作家,堪稱勵志典型。

  17歲在工廠上班時,她就讀完了《資本論》。她和哥哥從小愛好哲學,哥哥成了哲學教授,而她用文學來進行思想的實驗,進行哲學思考。

  二十多年來,殘雪堅持每天看英文原版的紙質書,讀文學經典,比如卡爾維諾、博爾赫斯的作品。她對當代中國的翻譯作品基本上持否定態度,覺得翻譯得太差了,這也是她看英文原著的原因之一。

  陳小真說,二十多年的英語自學讓殘雪可以輕而易舉閱讀英文小說;甚至她的小說翻譯到國外,她自己做自己外文書的英語校對。特別勵志的是,她還曾用英文寫了一篇談自己創作的文章發表在美國雜志上,又被英國《衛報》轉載。後來就因爲殘雪的這篇文章,《衛報》特意開了世界各國作家談創作的系列。

  陳小真透露,“殘雪不用手機,不用微信,這讓她省去了許多沒必要的幹擾,可以專注于她的文學和哲學,也給人神秘低調的印象。每天只寫一個小時,大概就是八九百字,而且從她開始寫作至今全部都是手寫。”

  在北京居住多年之後,殘雪近年搬家到雲南,繼續生活和寫作。30多年來一直過著單調刻板的文學生活——七點鍾准時起床,九點鍾開始閱讀和寫作,一個半小時。下午兩點鍾開始閱讀和寫作,也是一個半小時。這期間她寫的是哲學書。鍛煉以及晚餐後,她進入一個小時的小說創作時間,之後是英語學習時間。

  在殘雪看來,“我已經60多歲了,功名利祿對我意義已經不大。我只需要專心對藝術、文學本身負責。文學給了我豐美的精神生活,也讓我的日常生活感到暢快。日常生活中,我連買個菜、跟物業打個交道,都有幸福感浸透。因爲文學與生活,已經互相滲透。既有小市民的快樂世俗生活,精神上又有高級的極致享受。”

【編輯:陳海峰】

>社會新聞精选:

社會新聞: 拍案驚奇 反腐倡廉 浮世繪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複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