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産經| 房産|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台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中國農民的“歸去來”記

2019年10月08日 10:05 來源:中国新聞网 參與互動 

    资料图:农民正在用桶倒荷包红鲤鱼。程新德 摄  

  (新中国70年)中國農民的“歸去來”記

  中新社杭州10月8日电 题:中國農民的“歸去來”記

  作者 张煜欢 翁娴

  10月的杭州新宇村,隨著荷塘公園裏最後一批荷花“謝幕”,蓮蓬悄然成熟。村民吳國慶盤算著,今年荷塘的效益應該不錯。四年前選擇從大城市回鄉開發荷塘産業鏈的他不會想到,曾渴望在城市“出人頭地”的自己,兜轉之間,在故鄉的土地上成就了一番事業。

  十余年前,吳國慶走出農村,成爲一名城市“打工仔”,輾轉多地謀生。當時他的這一軌迹,也折射著20世紀八十年代直至21世紀初,中國城鄉流動的大勢——農民進城。

  新中國成立後,大量農村富余勞動力沈澱在土地上。20世紀八十年代開始,中國東部沿海城市化進程加速,城鎮居民收入迅速增加。出于對高收入的向往,大量農民懷揣著“改變命運”的願望進城務工。

  這場持續數十年的大規模人口遷徙,改變了億萬中國農民的生存發展方式。另一方面,外來務工者亦成爲中國大城市發展的重要勞動力補充。有學界研究指出,人口流動對改革開放40年高速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高達20%—30%。

  城市在發展,鄉村亦在改變。隨著“三農”改革、城鄉統籌發展、鄉村振興戰略的推進,中國鄉村面貌開始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以浙江爲例,通過推進“千村示範、萬村整治”造就萬千美麗鄉村,深化土地制度改革、縣域醫共體改革等,該省促進了城市生産要素向農村湧流、城市公共服務向農村覆蓋、城市現代文明向農村輻射。一股農民由“去”到“歸”的潮流由此出現。

  高中畢業就離鄉打拼的何琪峰,在離開家鄉浙江省淳安縣塔心村十余年後,又重新把家安在了山水之中——這一次,他還帶回了時下興起的民宿。

  “過去我們村子景色雖好,但交通閉塞,出得去進不來。隨著2018年底杭黃高鐵的開通,長三角地區的遊客來玩簡直再方便不過。”何琪峰說,如今他的民宿一年營業額可達300萬元(人民幣,下同)。

  農村電商也是吸引農民歸來的“磁鐵”。在浙江省武義縣樓王村,“武義縣返鄉農民工創業孵化基地”幾個大字格外醒目。目前樓王村的電商在各大平台已開設網店40多家,其中不少都由返鄉村民開設,該村日發貨量超過2000單,累計全年交易額1.5億元。

  截至2019年6月,浙江擁有活躍的涉農網店2.1萬家,實現農産品網絡零售394.3億元,同比增長19.9%,折射該省農民返鄉創業的熱情。

  放眼中國,農民“歸來”已是當下鮮明的時代特征。中國農業農村部數據顯示,近年來中國返鄉下鄉創新創業人員累計達780萬人,其中農民工占比近70%。

  與趨勢相伴的是各地有關返鄉創業政策的支持力度不斷加大。如河南對返鄉下鄉創業農村電商服務平台進行補貼、對適度規模經營的返鄉經營主體給予獎補及信貸支持;江西對符合創業條件的返鄉下鄉人員提供最高額度10萬元的創業擔保貸款;陝西落實每個創業孵化基地(返鄉創業園區)不超200萬元的補貼資金……

  浙江大學中國農村發展研究院首席專家黃祖輝認爲,農民返鄉熱的背後表明中國城鄉發展環境的差距正不斷縮小,鄉村的發展機遇正在增加。“尤其是中央提出鄉村優先發展和鄉村振興戰略後,鄉村利好政策頻頻出台,這對外出農民産生了極大的引力。”

  他指出,這種變化和趨勢將對中國農村的長遠發展産生深刻影響,使鄉村的産業結構和就業結構向高級化轉變,同時加快農村産業和人口在鄉村空間的集聚。(完)

【編輯:陳海峰】

>國內新聞精选:

國內新聞: 熱點追蹤 深度報道 最新政策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複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