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産經| 房産|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台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從1G到5G,通信技術曆次標准之爭對中國有哪些啓示?

2019年08月14日 02:57 來源:科技日報 參與互動 

  从1G到5G 标准之争争出了什么

左鵬飛

  近日,中国代表团向國際电信联盟“WP 5D”提交了5G无线空口技术方案。國際电信联盟将根据后续会议的评估与协调结果,计划在2020年6月举行的“WP 5D”第35次会议上正式宣布5G技术方案,届时5G第二阶段标准将完成。

  縱覽從1G到5G的移動通信史,每次信息通信技術變革都伴隨著技術標准之爭,曆次的標准之爭又産生了哪些後續影響?在筆者看來,移動通信標准競爭涉及面較廣,但整體而言可從兩個維度來分析:一是參與標准制定企業的興衰更替;二是信息通信産業的增質擴容。

  技術難度越高參與企業越少

  伴隨全球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的興起,移動通信標准已超越了其原有內涵,不再僅是技術活動中需要統一協調的事項准則,而成爲決定技術演進趨勢、影響前沿産業生態,乃至國家核心競爭力和創新能力的關鍵性因素。因此,通信標准領域的競爭,不僅是ICT(信息通信技術)産業的發展主動權和主導權之爭,更是國家間競爭的一種高級形式。筆者在此對1G到5G移動通信標准之爭做簡要梳理,以挖掘競爭演繹的基本規律。

  從參與競爭的國家或地區來看,爭奪1G標准主導權的主要有美國、日本、英國、法國、加拿大;爭奪2G標准主導權的主要有美國、歐洲、日本;爭奪3G標准主導權的主要有美國、歐洲、中國;爭奪4G標准主導權的主要有中國、歐洲;爭奪5G標准主導權的目前主要是中國和歐洲。

  不難發現,伴隨通信技術的升級,制定標准的難度和複雜性不斷上升,有實力或條件參與競爭的國家和地區數量整體呈下降趨勢。

  從參與競爭的主要通信設備企業來看,在1G到4G的發展過程中,湧現出摩托羅拉、諾基亞、阿爾卡特、愛立信、LG、朗訊、富士通、日本電器、西門子、三星、華爲、中興等一批科技企業,而到5G時代有能力參與標准制定競爭的,只剩下華爲、愛立信、諾基亞和中興4家企業。

  回歸移動通信標准的最直接目的,即讓不同的基站設備與手機之間能互聯互通,充分發揮移動網絡的規模效應,而掌握標准制定的企業則能通過規則和協議的方式控制産業發展導向,牢牢占據通信市場“蛋糕”最大的份額。同樣,伴隨標准制定難度的增加,有能力參與競爭的企業數量也在減少。

  標准叠代帶動産業生態發展

  每一次標准叠代升級,都會帶來市場規模的指數級擴張,帶來更強的技術溢出效應,推動移動通信産業進一步與各行各業融合。

  1G使用的是模擬通信技術,主要功能是實現語音通信,帶動了通信産業的快速發展,但通信技術應用成本高、商業模式單一、整體市場規模小是這一代通信産業的主要特征。2G進入數字通信時代,移動通信的功能顯著提升,如手機實現了低速上網功能,市場規模急劇擴大,産業鏈複雜程度直線上升。

  3G時代智能手機的出現,按下了移動通信産業發展的加速鍵,奠定了今天移動通信産業生態的基本架構,移動網絡開始真正融入各個領域,各種平台、商業模式、新物種紛紛湧現。4G時代開啓了真正意義的數字經濟,移動互聯網開始從消費領域進入生産領域,每個人的生産生活都與通信網絡密切相關。5G時代,在高速、泛在、低時延等網絡特點的基礎上,移動互聯網與物聯網進一步融合,推動萬物互聯時代的到來。

  縱觀移動通信産業的發展,標准之爭帶來了快速、劇烈的行業洗牌,即參與舊標准制定企業的落幕與新標准制定者的崛起。而從標准創新與升級的視角來看,則是標准應用範圍、領域、層次的不斷深入,也就是移動通信産業生態覆蓋範圍和深度的不斷提升。

  構建通信標准制定長效機制

  每個移動通信標准都關乎國家利益。我國在通信技術標准領域經曆了1G空白、2G跟隨、3G參與、4G同步、5G主導的艱難奮鬥曆程,在移動通信標准領域逐步實現了話語權從無到有的全過程。梳理曆次標准之爭,對于我國主要有3點啓示:

  一是构建通信标准制定的长效机制。移动通信标准竞争的背后是产业主导权和技术控制权之争,更是国家间利益的博弈。我国长期在众多前沿技术领域受制于人,打破通信技术标准國際垄断的局面具有重大意义。我国不仅需要奋力争夺5G、6G的标准制定权,更应建立一个长效机制,前瞻布局未来每一代通信标准的制定工作。

  二是注重通信標准變革引發的産業變革。移動通信標准和技術日益成爲現代産業發展的關鍵驅動力,抓住變革契機可以獲得極大的發展。如2G時代,諾基亞抓住了移動通信從模擬信號到數字信號的契機,芬蘭經濟借此實現了快速發展。

  三是警惕依賴既有優勢。曆史已經證明,移動通信標准變革具有快速、顛覆的特征,依靠既有優勢無法形成標准壟斷。如依賴1G優勢的摩托羅拉在2G時代衰落、依賴2G優勢的諾基亞在3G時代衰落就是深刻的教訓。

  (作者系中国社會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編輯:嶽川】
財經频道: 民生熱點 大局觀 風雲人物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複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